阿字林佛學網
返回列表

普巴扎西仁波切簡傳
(一)妙音龍多加參仁波切略述普巴扎西活佛之功德 :
普巴扎西活佛是往昔蓮花生大士座下二十五大弟子之一,與蓮師無二無別的“玉扎寧波”之化身,後世轉為聞名遐邇的理塘地區大伏藏師“翁則青美多吉”之子——“囊嘉”活佛。
實 際上蓮花生大士座下的二十五大弟子都是蓮師的化身,現世普巴扎西活佛的三門之中無餘集聚了“玉扎寧波”的一切功德。普巴扎西是“囊嘉”活佛的轉世不僅僅是 我個人的認定,並且在蓮師的授記中同樣有記載。我在亞青寺攝受了眾多弟子,以前有十幾位優秀的上首弟子,現在出類拔萃的弟子更多了,然其中功德最殊勝的就 是阿松活佛與普巴扎西活佛。
由 昔日曾于蓮師前獲得加持的緣故,現今亞青寺眾多成就者已顯現了不可思議的種種功德。現我的照片裏有蓮師的宮殿,宮殿中顯現蓮花生大士的身像,如是說明我就 是蓮師的化身,其標誌為額間顯現有觀音菩薩、頂間顯現有阿彌陀佛、我也是觀音與阿彌陀佛的化身;並且我還是蓮師化身“龍薩娘波”的轉世,以頂間顯現阿彌陀 佛之相為標誌。法身阿彌陀佛、報身觀音菩薩、化身蓮花生大士三者意趣一味。蓮師意之化身為二十五大弟子,因此現今普巴扎西活佛等皆是我的化身,所以凡是與 普巴扎西活佛結緣的一切眾生和與我結緣無有差別!
(二)普扎上師:
曾有許多人問及我的前世,然而我沒有宿命通,故無可奉告。依據上面所述教理推測,既然今生能獲得暇滿人身,前世應該是個稍作善法者吧。我十三歲出家,十八歲 開始依止喇嘛仁波切修持大圓滿,現在略能講授一些密法,從根本上講是得益于上師的加持,另外可能跟前世的願力有一定關係。因為一些大成就者授記我上一世是 蓮師意化現的囊加活佛,一位獲得無餘光身成就的伏藏大師。他出生在號稱"世界高城"的四川理塘縣,雖然家境富裕且為貴族,但從小就選擇了出家的生活,一生都在崇山峻嶺中潛修默證。晚年時,囊加活佛曾到鄔金刹土親謁蓮花生大士並作祈請:"濁世眾生煩惱沉重,很難饒益,下世是否就在清淨刹土中利樂有情?"蓮師默然不語。於是囊加活佛又祈請道:"如果來世還需要到人間去度化眾生,祈請圓滿具足智慧、事業、福報等功德。"爾時,蓮花生大士開顏微笑,右手持五股金剛杵置於囊加活佛頭頂,授記曰:"善哉!未來你的化身定會圓滿顯現一切,同時,還有諸多事業化身共同輔助你弘法利生。"事後,囊加活佛給他人(囊加活佛實修地處的幾位老和尚:如嘉瓊老和尚,耀波老和尚等,據說這幾位老和尚圓寂時都呈現了許多成就的瑞象)講述蓮師的這段授記時,還以開玩笑的口吻說:"別小瞧我這個老僧的能耐,下一世我的事業可跟現在不一樣……"
一九九八年的冬天,喇嘛仁波切帶領我們到色達五明佛學院參加持明法會。我陪同上師去謁見法王如意寶,當時大瑜士加曲喇嘛也在旁邊。上師敦請法王如意寶為我以後的事業授記,譯成漢文如下:
東方黃河一帶,乃利眾之要地;
南方所化聖處,徒眾多如米堆。
十三事業化身,遇則利眾無量。
西方惡毒煞氣,系屬虎者唆使,
故現少許違緣。為除此諸障礙,
千遍獅面回遮,萬遍大白傘蓋,
則如孔雀食毒,悉成助伴消盡。
此中授記了利生的事業,以及遇到的障礙等等。
(三)普扎上師:
而今本傳承之眾多弟子與修善者,都殷切盼望見到我的一些傳記,我本人並不覺得有此必要。然而,多年來,上師喇嘛阿秋仁波切一直囑咐我給眾多修行者傳講一些法 要,於是自然產生了師徒關係。為了維護這些弟子的信心,使之更加努力修法,現將上師喇嘛阿秋仁波切賜予我的住世祈請文略作解釋,以滿足大家的渴望心情。 
頌曰:蓮師紹聖妙持明,意之化身勝四魔 
我 的前世據說是理塘地區一位元名聞遐邇的活佛,名為“囊加”,其義為“勝利”,其父親為蓮師化身眾多伏藏師之一,其名為“翁知青美多吉”,一生中取出無數伏藏 品,並經常入定七天、廿一天或更長時間,以種種化身度化眾生。囊加活佛尚在母胎之時,其父翁知青美多吉就授記說:這孩子是蓮師意之化身,將來會利益無量無 邊的眾生。並作了一個祈請文,其義與本住世文之前三句相似。雖然囊加活佛出生于貴族家庭,但是,從小就具足強烈的出離心,因此一生都在幽靜山林中精進修 行,並取出眾多伏藏品,利益眾生,示現種種不可思議的成就功德,譬如他曾對一碗水作加持後,水即變成酒,如是功德,不可勝數。囊加活佛曾授記他就是格薩爾 王麾下30大臣中最有威望的三大臣之一 ── 無敵英雄“森達阿得”。並重披此英雄之鎧甲,以此遣除了種種違緣,可惜此鎧甲毀于文革之中。 
頌曰:生死無畏盡法界 , 
在上世紀60年 代的動盪歲月裏,晚年的囊加活佛除佛法外一無所有。可是,因為有貴族活佛的名銜,在一個黃昏,他與當地一些人被押往義敦,途中經過一個名為“瑞隆”的山谷 時,他問旁人:我們要往哪里去?旁人說:要去義敦的監獄。他說: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去了吧!隨後,以毗盧七支法坐於一塊巨大岩石之上。此時,天空出現絢麗 的彩虹,並降下陣陣花雨,周圍的山谷中虎之吼聲此起彼伏。令眾人不敢久留,即返原處,而囊加活佛卻巍然不動。第二天清晨,大家發現囊加活佛已身心無餘消融 於法界,就連指甲、頭髮也沒留下,那塊岩石至今仍在山中矗立。
頌曰:彼化名為普巴尊 ,
法王如意寶、上師喇嘛阿秋、貝諾法王及眾多大成就者授記我為囊加活佛之化身,喇嘛阿秋還授記我為蓮師二十五大弟子之一 ── “玉紮娘波”的化身。至今依止喇嘛阿秋已17年了,雖然如此,我仍覺自己只是個平凡的修行者,由於喇嘛阿秋的慈悲與關愛,賜予以下讚揚: 
頌曰:如海地道德自圓 ,祈請大聖持明尊 ,吾等乃至菩提間 , 怙主恒住金剛座 ,二利無勤自成就。
在亞青寺,我繼承了上師龍薩及龍清兩種大圓滿教法後,修持多年。並受上師囑咐,為漢藏弟子講授極密空行教法(一切教法之頂大圓滿果法),此即為: 
頌曰:執持極密空行教,願熟具緣之有情 ,無欺至寶諸發心 , 蓮師長壽眾諦力 , 如願無障獲成就 。
——此乃龍薩娘波化身喇嘛阿秋著述。 
由於末法時代眾生煩惱深重,很難對上師生起信心,為了讓有緣弟子增長修法功德,依上師所作之住世祈請文,略釋一二。
(四)普巴扎西仁波切簡介(此簡介由弟子彙編)
普巴扎西(簡稱普扎)活佛(1968年生於理塘喇嘛埡),是喇嘛阿秋仁波切之殊勝心子。由法王如意寶、喇嘛阿秋尊者、貝諾法王及眾多大成就者共同授記為囊加活佛之化身、蓮師意之化身,喇嘛阿秋授記為蓮師二十五大弟子之一 ── “ 玉扎娘波”的化身(囊加活佛是聞名遐邇的理塘地區大伏藏師“翁則青美多吉”之子,晚年親謁蓮師,得下一世利生事業之授記,文革時無餘虹化)普扎活佛在亞青 寺繼承了喇嘛阿秋仁波切龍薩及龍欽兩大法脈後,修持多年。並受喇嘛阿秋仁波切囑咐,為漢藏弟子講授極密空行教法(一切教法之頂大圓滿果法)。喇嘛阿秋仁波 切令普巴紮西活佛為主負責漢族弟子的傳法和翻譯等事宜,普巴紮西仁波切為利漢族弟子,無間斷地傳授一切甚深大圓滿耳傳竅訣(成熟口訣法)真實之義,且所傳 講及所修的法要皆有漢文法本。他精通漢語,說與寫都很流暢。現在喇嘛阿秋的教言,大多數都由他譯成漢語。他是阿秋喇嘛弟子中最精於理論的一位。普紮上師漢 語說得比我們漢族人還要流暢。當上師在法座上講法時,法音潺潺而流,從來也不需要作片刻的停頓思考,就那樣一講就是幾個小時。上師講開示有個特點:層層深 入,圓融無礙。無論你是下品根基,中品根基,還是上品根基;無論你是學什麼法門的,都能獲益無窮。“佛以一音演說法,眾生隨類各得解。”  
普扎上師樹“利美”之法幢講授《諸宗派精要寶藏》: 
1.甯瑪巴:無垢光尊者的《究竟勝義之教言——精要明鏡》   
  華智仁波切《自我教言》、《華智仁波切教言》     
  喇嘛阿秋仁波切的《上師教言》   
2.格魯巴:宗咯巴大師《三主要道論》   
3.薩迦巴:《離四耽著之教言》   
4.噶瑪噶舉:米拉日巴尊者教授《見修行之教言》
    在亞青寺有好幾千僧眾,有藏漢四眾弟子在那裏常住修學。普紮上師不僅要指導,傳法給藏族人,同時,也是漢族弟子的上師。在亞青,普紮仁波切每天都給漢族弟子講課傳法,及個別傳法指導;普紮上師的住處,院子裏、院子外每天都有許多求法者。上師幾乎每天早上7時左右就開始給每個來求法的弟子講法,一直到晚上10時 左右人陸續散去為止;上師一日兩餐(早餐幾乎不吃)常常吃飯的時間很短,只是為了抓緊時間可以多講一點法;只要沒有特殊情況,如灌頂或去看望喇嘛等,上師 整天整天不出門為弟子傳法;而且時常生病了一邊打調針一邊還要講法。我們有時跟上師開玩笑說:世間人每天還有個作息時間,上師也應有個作息時間表,這樣對 身體有好處。上師總是說:“這沒有什麼必要,我們今生能遇到上師和無上密法是不易的。人若要是象一頭牛,餓了可以到草地裏去吃草,下雨了它自己也可找一個 躲雨的地方,只為此生活又有什麼意思呢,世間生活再好,仍在輪回之中。我們今生得到了暇滿人身,若不再修點法,真的就沒有甚末意義了。
普扎上師在少年時(約15歲),修前行,每日磕大頭五千多個。上師自己曾說,磕頭之後,自己像四條腿一樣,因走路時,兩手都需拄著拐杖;解手時,蹲也蹲不下去。每當休息後,再開始磕的一百個頭,簡直痛苦難當,但是其後,仿佛力量又恢復了一般,一口氣可以磕五六百個頭。 普紮上師在閉關房中時,三年沒有解過腰帶(和衣而短暫睡眠)。每日淩晨,為了使自己修法不昏沉,就將窗戶打開,以至兩耳被凍傷。 上師極少講說自己的功德,後來人們發現活佛睡過的床上滿是舍利子,便生起了信心。普巴扎西活佛非常慈悲,巴不得漢人早日成佛,專門傳一些解脫之精要。上師慈悲替漢地的眾生背業,這對自己身體和壽命很有影響,上師年紀輕輕已動過三次大手術,為此阿秋喇嘛很心疼,常抱著普扎喇嘛哭, 普扎上師曾講到“我之所以多病,固然是宿業成熟之可能,更主要是今世傳講密法過於深廣所致”。 
曾經有人問:“上師您是修持密宗的吧?”上師回答:“我是修持佛法的,既修持小乘,又修持大乘,又修持密乘,是將三乘教法於一坐中同時修持,所謂萬法攝一 ”。亞青所傳授的大圓竅訣法是一個極為系統完備的,而非局部。普扎仁波切是一位竅訣上師,上師傳法很系統——從共同外前行直至最究竟真實果法(脫嘎教授),每年都在亞青或漢地給有緣的弟子傳授。即便是宣講前行,也是以無上竅決法的方式講述,心性的開示貫穿前後,不離始終,使弟子迅速趨入正道。正如上師 在教法的譯述中多次強調:“大圓滿無上竅訣法乃一切乘法之極頂,六百四十萬續之精華,無量諸法之究竟實相,最極稀有密法之真實果位。”是故,依止具德上 師,得此清淨傳承,欲即生解脫之次第行者,應遵循本傳承了知、覺受、證悟三個歷程循次修行。
對於我們次第性根器的修行者,精進修行固然重要,而更重要的是要了知正確的行道方法;既要知道究竟果位的名言見解,更要知道行道過程中調整的不同方便;既要 知道須彌山頂,更要知道自己行道中所處的位置、如何前進。顯密共修、智慧方便雙運。這一切只有依賴具德上師手把手的引導,並不斷將上師所傳法義融會貫通於 自己的禪修與日常生活,只要這樣,我們才“有可能”在短短的今生完成無始劫來未完成的解脫務。
大圓竅訣法“直斷”和“頓超”的完整教授,普扎上師對漢族弟子可謂傾囊相授!!自宗大圓滿法分真實教授與方便教授。真實教授,並非修法過程,它是密乘的究竟果實,是針對上等根基而傳授之心印傳承,直指自心本性而當下現量安住自心本面。上師所譯華智仁波切續部論著(真實教授)中,講述證悟本體見解之後,呈現的種種功德,一法中樹立萬法之義。方便教授,是次第引導初行者逐漸證入真實見解,它是大圓滿的一部分,為詮釋大圓滿,是一種表示,一種引導,或謂名言大圓滿。它是行道的過程,在修持中樹立見解,在修持中逐漸證悟見解。
對於我們次第性根器講解的“方便教授”,上師譯述極為完備,大約30幾本,比如,對本基理趣的闡述,說明如何一基現二道等;對於行道調整方便的教 授,講解禪修中真實見解和錯謬相似見解的區分,以及上下乘見、修、行、果的辨別;《獅吼論》闡述了修法正道與行道誤區,如何廓清道障轉為修行正途之歷程; 上師最近出版的《經與竅訣攝要之善說——屠夫真言》,融匯了共同法與不共同法之修持,強調調整內心才是真實的正法等等,這些經典都是循次引導我們次第行者 趨入真實見解,是我們修持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無上寶典!
為印證已圓滿耳傳竅訣之漢族弟子見解,上師早在2002年,就翻譯出持明嘎繞多吉、華智仁波切之續部教言,為大圓滿的見、修、行精華,實為本派傳承實修見解之無上甘露妙道!
大圓滿竅訣法“頓超”部分的完整教授,普紮上師也於2000年和2004年 對漢族弟子圓滿傳講了“脫嘎”教授。仁波切於實相法界密意無別中,顯現出清淨自性智之講經、著作、辯經、翻譯譯等無邊利生事業,凡所結緣之弟子皆茅塞頓開,而能安住于正道之中。領受過仁波切大圓滿耳傳竅訣(成熟口訣法)正行引導的弟子,在仁波切平實的直指當下,皆能知大圓滿甚深之見及實修。仁波切常教導 弟子安住實修勿為外境所動,只要能夠依止上師口授,而安住于大圓滿甚深之見地堅固不動者,必得解脫!此亦乃諸大成就者之共許。願有緣者得遇之! 
因此,目前普紮上師無疑已經將亞青“完整教法”傳于漢族弟子。在此五濁惡世,能得到具德上師如此慈悲的攝受,值遇千劫難遇的無上妙法,可謂難得!師恩浩大! 每每憶念上師,總想自己縱捨生命,亦報答不了上師點滴恩德。祈願眾生都能將上師口訣融入自相續,證得了義智慧,進而利益一切有情父母。
願有緣者幸遇 !